您好,欢迎光临!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电子变压器资讯网 > 资讯中心 >  汽车电子 > 正文
新能源汽车市场洗牌角逐,造车新势力“暗战”特斯拉
[发布时间]:2020年1月7日 [来源]:新京报 [点击率]:1128
【导读】: 从整个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来看,2019年可能会遭遇史上首次负增长。  特斯拉狂奔,蔚来“失速”——2019年新能源汽车洗牌的十字路口上,二者驶向了截然相反的两端。  2019年底,被期待终有一战的...

  从整个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来看,2019年可能会遭遇史上首次负增长。
  特斯拉狂奔,蔚来“失速”——2019年新能源汽车洗牌的十字路口上,二者驶向了截然相反的两端。
  2019年底,被期待终有一战的两家车企再次交锋:蔚来公布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由于高于市场预期,股价涨幅一度超过100%。同一天,特斯拉在上海超级工厂正式向15名员工交付首批国产Model 3。难以想象的是,2019年2月Model 3才以进口的方式进入中国市场,时隔不足一年特斯拉就将Model 3完成“国产化”。

  实际上,蔚来经历了压力巨大的一年,上市后资金压力并未减轻,公司融资速度追不上亏损幅度,最终在资本寒冬中迎来矛盾爆发,2019年蔚来没能完成4万至5万辆的交付目标,公司不得不节流保命。而蔚来所遇到的困境并非孤例,售价低于蔚来的小鹏汽车和威马汽车,同样没能完成2019年年初定下的交付目标。如果从整个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来看,2019年可能会遭遇史上首次负增长。
  多年新能源补贴政策下,中国成为全球电动车第一大市场,但2019年新能源补贴退坡,“断奶”后的电动汽车厂商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再加上特斯拉在国内已完成量产和交付,内外压力之下造车新势力所面临的困难被无限放大。汽车分析师任万付向记者表示,2019年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是去伪存真的一年,补贴政策带来的虚假繁荣逐渐消退,市场真实需求显现。

  力驱阴霾:蔚来节流保命,员工数量减四分之一
  在拖到2019年的倒数第二天,蔚来汽车才交出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但一系列利好消息的集中释放,似乎让蔚来走出早前裁员和首席财务官谢东萤离职的阴霾。
  根据财报,蔚来汽车第三季度营收达18.4亿元人民币,同比和环比分别增长25%和21.8%,超出市场预期的16.32亿元;净亏损为25.54亿元人民币,低于市场预期的29.39亿元。
  “我们今年(2019年)在效率优化方面确实是进行了一些裁员和组织架构优化……相较于人数的减少,我们更重要的是控制总体的成本和费用的效率。”2019年结束前夕,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的员工数量将从2019年年初最高的9900人,下降至低于7500人。这相当于减少近四分之一的员工。
  蔚来保证交付数量上升的同时又控制了销售费用。三季报显示,蔚来该季度的销售和管理费用环比下降18.1%,是2019年前三季度里的最低值。值得注意的是,蔚来三季度同样削减的还有研发支出,这一数字环比下降21.3%。美国投资公司Infusive Asset Management分析师黄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考虑到蔚来已经建立起一定的品牌知名度,削减营销费用符合预期,但砍掉研发费用不利于公司面对来自特斯拉和传统车企的竞争。
  裁员、降低营销费用甚至研发投入,这对于过去蔚来的高调表现来说有着极大的反差。从公司成立至今,蔚来一直采取高举高打的路线,李斌力图将蔚来打造成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的高端品牌,不管是租下北京王府井东方广场作为NIO Space销售中心,还是每年举行NIO Day邀请车主到现场参与,蔚来用于市场营销的费用之高让人咋舌。
  究其原因,蔚来的需求量不及预期,而融资一直无明显进展,公司只能通过节流维持生存。在2019年发布二季报时,蔚来已宣布将启动裁员计划和优化组织架构。在销售渠道方面,蔚来没有选择关掉成本昂贵的NIO House,取而代之的是建立成本较低的NIO Space。记者获得的数据显示,蔚来近期NIO Space的数量已达到72家,完成了2019年设定的目标。
  虽然三季度的交付量有所上升,但蔚来毛利率的改善并不明显。第三季度蔚来的毛利率为-12.1%,表面上看比第二季度的-33.4%有大幅提升,但二季度毛利率主要受召回事件影响,如果剔除召回的影响,二季度汽车业务的毛利率应为-10.9%。这表明蔚来的毛利率并未有显著性改善。
  对此,李斌在财报电话上表示,毛利率的提升将是公司非常重要的工作。他认为,从销量、产品的定价和组合、动力电池成本下降三方面将有利于提高蔚来的毛利率,展望2020年蔚来有能力将毛利率转正。
  “我能很肯定地说,2020年整个整车的毛利全年转正这件事情,我们是非常有信心能够做到的。”李斌说。

  补贴困局遭遇竞争对手围堵,新融资迫在眉睫
  2019年,蔚来深陷困局,第一季度公司交付量低于市场预期,股价开始从高位下落,而且公司还宣布取消上海嘉定建厂计划,遭到投资者的质疑。
  虽然蔚来在5月宣布获得北京亦庄国投的百亿融资并宣布将在亦庄设厂,但时隔半年此事已无下文。此外,因大规模召回ES8,蔚来二季度亏损扩大,李斌不得不宣布启动裁员计划,并积极进行融资,但一直苦无投资者青睐,包括曾有意注资50亿元的湖州市吴兴区也予以否认,称项目风险过大已放弃签署。
  受一系列利空因素影响,蔚来股价2019年大幅下挫,最低迷时股价只有1.19美元/ADS,李斌被媒体称为2019年最惨的企业家。
  蔚来经历过的危机,特斯拉也不例外,只不过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比李斌在开源节流上提前行动,让公司度过了美国税收优惠减半后带来的困难。在美国,特斯拉从2019年起所享受到的美国联邦政府税收优惠补贴开始缩水,为了保证需求量马斯克不得不多次调低售价,以确保能完成36万辆的全年交付量。此外,从2019年年初起,特斯拉宣布启动新一轮裁员计划,公司将裁员7%,只保留最关键的临时工和承包商。与此同时,特斯拉将销售全面转向线上,称此举可以帮助全线产品降价约6%,公司在接下来将关闭部分线下门店,少数位于交通繁忙地区的门店将保留为展示厅和特斯拉信息中心(但最终特斯拉保留一半左右的零售店)。
  在中国市场助力下,特斯拉实现业绩上的爆发。去年前三季度,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收入达23.18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的14.45亿美元同比增长48%,中国继续成为美国之外特斯拉在海外的最大市场。去年前三季度,特斯拉已完成25.52万辆的交付,只要第四季度能实现10.48万辆交付,公司将完成2019年全年36万辆的交付目标。
  相比之下,李斌对新能源补贴退坡的预判显然不足,再加上蔚来的毛利率为负无法对车型降价,公司2019年的交付量只有原定目标的一半。李斌于2019年6月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补贴退坡对销量影响有预期,短期肯定都会有一些影响。
  不过,转而到9月底发二季报时,李斌承认退坡对包括蔚来在内的新能源车企造成不小的压力。
  这导致蔚来在过去一年里股价从3月开始一路走低,如果剔除三季报发布后两个交易日的大涨,蔚来2019年的跌幅将超过60%。
  目前,蔚来最需要解决的是公司的融资问题,截至去年9月30日,蔚来持有的现金等价物约合19.6亿元,较第二季度减少14亿元,而且腾讯9月认购的1亿美元可转债已计算在内。以此计算,如果今年第一季度蔚来无法完成新一轮融资,公司的现金流恐将在今年第二季度就耗尽。蔚来CFO奉玮只透露公司在融资上取得积极进展,但未披露任何细节。
  黄炎向记者表示,根据目前蔚来的经营性现金流、供应链回款以及进一步的成本压缩,预计其不会在短期内破产,但是新融资迫在眉睫,否则资金链有可能在两年内断裂。“无论是特斯拉还是蔚来,股价和毛利提升的关键都在销量。”黄炎称,2020年是个电动汽车大年,竞争对手围追堵截,正在努力削减研发费用求生存的蔚来,恐怕很难实现产能的大幅增长,“没有产能爬坡就不会有销量爆发。”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投稿箱:
   电子变压器、电感器、磁性材料等磁电元件相关的行业、企业新闻稿件需要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QQ: , 邮箱:info%ett-cn.com (%替换成@)。
第一时间获取电子变压器行业资讯,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电子变压器资讯”或者“dzbyqzx”,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电子变压器资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活动!
温馨提示:回复“1”获取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