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请登录 免费注册    
  您的位置:电子变压器资讯网 > 资讯中心 >  仪器仪表 > 正文
小小电能表见证时代变迁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7日 [来源]:国家电网有限公司 [点击率]:12403
【导读】: 1882年,中国第一盏电灯在上海亮起。作为中国电力事业起步的地方,上海也见证了中国电能表计一百多年来的发展历程。40年间,上海市民刘守清家换过4种电表。小小一块电表,从外资到国产、从机械到电子、从...

1882年,中国第一盏电灯在上海亮起。作为中国电力事业起步的地方,上海也见证了中国电能表计一百多年来的发展历程。
40年间,上海市民刘守清家换过4种电表。小小一块电表,从外资到国产、从机械到电子、从简单到智能,折射出的是我国改革开放40年间,电力事业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沧桑巨变。

1980年,位于九龙路的自制修表流水线。


1990年,上海市电力公司运用程控一体式检定台检定机械表。


2000年,上海市电力公司员工在新的程控一体化检定台上扫描录入智能电表信息。

从大、小“火表”到“一户一表”
刘守清生于1958年。小时候,刘守清一家和其他6户人家“蜗居”在虹口区春阳里一栋三层的石库门里。
中国第一盏电灯在黄浦江畔点亮后,电灯逐渐走入了上海人的生活。刘守清还记得,儿时,弄堂里街坊邻居的门边大多装着一块黑色的电表,有大有小,有方形的、有圆形的。这些各式各样的电表产自不同国家,英国、德国、瑞士等。从1978年起,上海开始大量采用国产电表,这些超龄的“洋表”分批“退役”。
1979年,21岁的刘守清进入当时的房管局工作。3年后,他成了家,终于搬离了拥挤的石库门,小两口住进了密云路一栋6层的公房。
由于工作关系,刘守清对于包括电表在内的房屋配套设施格外关注。
刘守清住的楼房里每层4户人家共用一个标有“供电资产”的电表。上海市电力公司只按这个表上的计量数值收取每月电费,从总表分出的各家各户还需自行安装一个电表,再按各自电表计数分摊电费。上海市民习惯称那个总表叫“大火表”、称那些分表叫“小火表”。
由于公共线路老化有损耗,各家的“小火表”使用太久计量失准等原因,常常会出现“大火表”上的数比各家各户“小火表”上的数加在一起要大的情况。这下问题来了,多出来的电费谁来付?每到分摊日,每一层的住户因为“火表”而“开火”在上海市井里弄里并不少见。
“我们4户每月由一户人家负责抄数计算,逐月记在一本专门的黑色硬面抄上,大家轮流管理、相互监督。”刘守清回忆,“那时候家家日子都不好过。每度电0.24元,一个月电费两三块钱,听起来不多,但是一个月工资只有30多块钱。”
刘守清的妻子家庭条件好,嫁妆里就有电视机和电冰箱,但是他们平时都很少使用这些电器,“一是当时电不够用,我们时刻想着要节约每一度电;二是怕用得多了,邻居说闲话,分摊电费的时候闹矛盾。”偶尔看看电视,刘守清的妻子都会邀请同楼层的邻居一起。
上海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居民生活水平也逐步提高。一些人“下海”做起了小生意,购置了家用电器,用电量增加,有了装“独立火表”的强烈意愿,不想再分摊电费了。然而,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居民要装个独立电表是非常困难的,花钱不说,还得现场符合施工条件才能安装。一旦供电所批准了,那户人家会特意在施工当天请好假,等待师傅上门。
改革开放后,上海市政府致力于改善市民的住房条件,电作为重要的基础设施也备受重视。1993年,“一户一表”被上海市政府列入当年的实事工程,首批3万户客户被纳入“一户一表”改装计划。刘守清终于迎来了自家的专属电表。
“原来我们一栋楼的6个电表都装在1楼楼道里,现在每层楼都装了4个电表。有了自家的电表后心里觉得很踏实,用多用少都是自家的事。邻里之间再也不会因为分摊电费闹矛盾了。”刘守清说。
“一户一表”是民心工程,是浩大的工程,也是繁琐困难的工程。那时上海棚户区、老城厢鳞次栉比,房屋拥挤、空间狭小,上海市电力公司克服了重重困难,到1998年共计改造近130万户,上海城区基本实现家家都有“独立火表”的目标。
有了分时电表,用电也看红绿灯
2000年,刘守清将隔壁邻居的房子买下,与自家打通后,把年迈的父母接来同住。居住面积大了,人口多了,用电量也增加了,如何在保证生活质量的前提下省电,成了他关心的问题。
2001年,作为当年上海市政府的2号实事工程,分时电表改装开始在全市推行。供电员工深入居民小区宣传分时电表,刘守清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到供电营业厅申请了换表。
分时电表就是在用电高峰时段仍维持原有电价,而在用电低谷时段仅收取原有电价的50%左右。24小时被分为两个时段:每日6时至22时为“平时段”,电价为0.61元/千瓦时;每日22时至次日6时为“谷时段”,电价为0.35元/千瓦时。电表铭牌上有一个双色指示灯,平时段红灯闪烁,谷时段绿灯闪烁。
分时电表推出后,受到精打细算过日子的上海市民的欢迎。一时间,到电力营业网点申请换装分时电表、开通分时电价的客户排起了长龙。2001年,全市便安装分时电表40万只。到2005年年底,分时电表安装达400万只。
采用分时计价到底能省多少钱?自4月份换表后,刘守清一直留意着电费的变化。起初的几个月,电费也就少了二三十块钱,他有点不以为意。进入夏季,刘守清家的空调长时间开着,用电量增加,他才发现电费出现了明显变化。
刘守清拿出7月和8月的电费单与上一年这两个月的电费单对照,发现2000年7月~8月家里用了850度电,电费约520元。2001年7月~8月用了920度电,其中夜间用电约460度,电费总共约420元,比前一年节省了100元左右。
“用的电多了,电费反而付得少,换分时电表确实给我们家带来了实惠。”刘守清说。
智能电表开启智慧用电新时代
2009年,刘守清家搬到了杨浦区的一栋电梯房里。搬进新家后,刘守清发现门口装的电表又变了样,这一次,他家用上了智能电表。
刘守清觉得电表更新换代一定是越来越先进。但他不知道,智能电表除了可以计量电量,还有信息存储及处理、实时监测、自动控制、防窃电、多种数据传输模式的双向数据通信等功能,满足双向计量、阶梯电价、分时电价、峰谷电价等需要,也是实现分布式电源计量、双向互动服务、智能家居、智能小区的技术基础。
刘守清的女儿经常说:“节约用电固然重要,但前提应该是满足舒适生活的需要。”近几年,她不断给父母的新居添置各类家用电器,洗碗机、扫地机器人、AI音箱都走进了刘守清的生活。
“以前,空调一般需要我们手动开启。”女儿在手机上拨弄着APP跟刘守清演示家里新装的智能家居,“现在我的车一驶进小区,智能网关会检测房间温度是否适宜、门窗是否关闭,并自动决策是否开启空调。等我停完车上楼,房间温度就已经很适中了。”
“智慧升级”的还有电费支付方式。2017年起,刘守清家中的电、水、气信息都合并在了一张账单上。“刚拿到这种账单,我还有点懵,扫个码竟然就能把水、电、气的费用都交了。这是怎么实现的?”刘守清有点疑惑。
原来,此前刘守清家的小区依托智能电表进行了电表、水表、燃气表“三表集抄”智能化改造,家中的电、水、气信息统一采集、传送至上海公用事业综合信息平台。没多久,继信息统一采集后,三张账单也合为一张了。
“以前上海市民都会背一句抄表经‘上旬抄电表,中旬抄燃气表,下旬抄水表,抄表员上门’。我们家每个月要把电表、燃气表、水表读数抄在底楼铁门的便签上,一旦忘抄、错抄,工作人员还要到家里来核实,现在我只要在家坐等收一张账单就行了。女儿还教会了我用手机交费,非常方便。”刘守清说。
小电表牵动万家心,电表的“四级跳”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上海市民的生活变迁。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投稿箱:
   电子变压器、电感器、磁性材料等磁电元件相关的行业、企业新闻稿件需要发表,或进行资讯合作,欢迎联系本网编辑部QQ: , 邮箱:info%ett-cn.com (%替换成@)。
第一时间获取电子变压器行业资讯,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电子变压器资讯”或者“dzbyqzx”,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电子变压器资讯网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活动!
温馨提示:回复“1”获取最新资讯。